英杰電氣“花式”討債背后顯無奈,供應商“陪

時間:2019-12-19 01:44:36點擊量:189 作者:張馨予

英杰電氣“花式”討債背后顯無奈,供應商“陪

十余年來,我國光伏產業從快速發展,到經歷“泡沫”,2012-2014年步入低谷期,再到2015年開始回暖,用“波瀾起伏”來形容,或不為過。彼時,四川英杰電氣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英杰電氣”)也因此上市“折戟”,冷暖自知。

而今“再闖”創業板,英杰電氣身后隱含的諸多問題,卻仍未解。近年來,英杰電氣的客戶與供應商“半斤八兩”,并不讓人省心。一方面,客戶集中度“居高不下”,英杰電氣“花式”討債的背后,或折射其客戶質量“惡化”的無奈。而另一方面,大供應商“深藏不露”,與實控人之子的關系或“剪不斷理還亂”。與此同時,英杰電氣還“豪擲”千萬元為零人供應商創造收入,可謂“操碎了心”。

一、客戶集中度高企,賒銷超七成

從2005年至今,英杰電氣已伴隨著光伏行業走過了15載,見證了光伏行業由小到大、由弱到強的全過程。

且英杰電氣聲稱,其已與下游行業的主要企業建立了穩定的合作關系,而這背后,或內含客戶集中度高企的隱憂。

據招股書,2016-2018年,英杰電氣對前十名客戶的銷售額分別為0.89億元、1.96億元、2.75億元,占當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51.31%、70.95%、67.08%。

不過,英杰電氣認為,公司的主要產品系工業電源產品,由于工業電源產品存在客戶收到產品后需要安裝調試才能正常使用的基本特征,而發出商品到收入確認存在一定的時間差。

而從發出商品數據來看,客戶集中度更為“明顯”。2016-2018年,杰英電氣發出商品余額分別為0.61億元、1.74億元、2.47億元,同期營業收入分別為1.74億元、2.77億元、4.1億元。

而2016-2018年,英杰電氣對發出商品前十名客戶的發貨金額分別為0.58億元、1.36億元、1.95億元,占各期發出商品總額的比例分別高達95.15%、77.88%、78.95%。

除了客戶集中度高企,英杰電氣還一度面臨著賒銷占比超七成的窘境。

據招股書,2015-2018年,英杰電氣的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分別為1.07億元、1.33億元、1.29億元、1.63億元,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7.47%、76.35%、46.39%、39.74%。

且截至2018年底,英杰電氣存在單項金額重大并單項計提壞賬準備的應收賬款共4筆,計提理由均為款項收回困難,涉及的客戶分別為云南冶金云芯硅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云芯硅材”)、內蒙古鋒威硅業有限公司、常州江南電力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內蒙古漢馬硅業有限公司,應收賬款合計1,601.53萬元。

其中,據招股書,2016年,云芯硅材系英杰電氣的第二大客戶,英杰電氣對其的銷售額為1,451.82萬元,占當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為8.38%。2016-2018年,云芯硅材均系英杰電氣前五名應收賬款客戶之一,英杰電氣對其應收賬款分別為907.03萬元、726.43萬元、726.43萬元。

英杰電器表示,2012-2014年是我國光伏行業發展的低谷期,公司賬齡較長的應收賬款主要在該期間形成,這種局面從2015年開始逐步得到改觀。對于賬齡較長的應收賬款,公司已根據會計政策相應充分計提了壞賬準備。同時,英杰電器也加強對久懸未決應收款的催收,并通過債務重組、主動提起訴訟等方式積極解決,公司3年以上的應收賬款余額逐年減少,應收賬款整體賬齡結構逐步改善。

二、“花式”催債,客戶質量或“惡化”

客戶欠款難回,而英杰電器催債的“招式”繁多,成為一道“亮點”。

據(2018)云0302財保6號文件及(2018)云0302財保7號文件,2018年,英杰電氣向法院提出對云芯硅材的財產保全申請,要求查封云芯硅材位于曲靖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的國有土地使用權。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英杰電氣發起數起“討債”訴訟,可謂官司不斷。

據(2017)川0603民初4961號文件及(2018)川0603執1508號之一文件,2018年,英杰電氣對其客戶北京森源東標電氣有限公司提起訴訟,要求其支付拖欠貨款111,850元及利息。

據(2017)川0603民初1296號文件,2017年,英杰電氣對客戶泰州市佳能工業爐有限公司提起訴訟,要求其支付拖欠貨款7.36萬元及利息。

此外,《金證研》滬深資本組通過裁判文書網發現,近年來,英杰電氣官司不斷,存在與數位客戶產生買賣合同糾紛,但又隨后撤訴的情況。

為了“討債”,英杰電氣還有其他“招式”。

據招股書,2016-2018年,英杰電氣通過打折償還債務及減讓欠債金額等途徑,共發生了10次債務重組;同期,計入債務重組損失金額分別為95.89萬元、17.05萬元、33.54萬元。

上下分麻将客服